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 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43|回复: 0
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
[复制链接]
avatar

4

主题

24

帖子

7

积分

注册会员

Rank: 2

积分
7
在线会员 发表于 2021-7-19 22:27:19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
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


作者
丨隋风

编辑吴酉仁


影视剧里,清代官员向天子奏事时,有些人会自称“臣”,有些人则会自称“跟班”。


说一说二者的区别。


汉语中的“跟班”一词,在两晋时期,乃是用于骂人的“胡语”(即少数民族语言)。北魏的权臣尔朱荣,便曾骂造反的葛荣等人“本是跟班,乘时反叛”。另按元代人陶宗仪的明白,跟班(材)指的是“世之鄙人之不肖者”,也就是被看不起的没出息之人。他举了个例子:“郭子仪曰:子仪诸子,皆奴材也。”——郭子仪对本身的儿子们感到扫兴,以为他们都是些没出息的“奴材”。①简言之,在清代从前,“跟班”是一个贬义词,不会有人乐意自称“跟班”。


变革发生在清军入关之后。满洲制度里有所谓的“包衣”阶级,这些人间代为贵族服务,相称于家仆大概家臣(他们的职位通常比平常大众要高,实非贱民)。清朝创建后,部门官员仍自称“跟班”,便与此有关。


顺治、康熙年间,官员奏事既可自称“臣”,也可自称“跟班”,朝廷尚无同一规定。比如广东巡抚杨宗仁是汉军旗人,他在康熙五十八年谈“火耗”标题的奏折里,便全文自称“跟班”。②


雍正登位后,不满官员自称杂乱,遂在批阅奏折时,反复将“跟班”改为“臣”。在康熙年间不停自称“跟班”的杨宗仁,他奏折上的“跟班”二字,便被雍正亲身给划掉了,改做“臣”字。雍正并在旁边指挥:“称臣得体”。满洲旗人齐苏勒的奏折上,雍正也留下了朱批:“向后写臣字得体”。③

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雍正将“跟班”划掉,改为“臣”字



南阳总兵董玉祥奏折里的“跟班”,也被雍正改作了“臣”。董玉祥上表谢恩说,“世代叨蒙豢养洪恩,得侍跟班之列,荣已太过,复蒙圣谕称臣,更深乾惕”——自家世受皇恩,能列入“跟班”的行列,已是太过的光彩,如今被允许自称为“臣”,只有更加积极才气报酬圣恩。就这致谢恩折的语境来看,在雍正期间,“臣”是一种比“跟班”更面子的自称。


为叱责面同一,雍正还曾在下旨编纂的《钦定八旗通志》中明白规定,全部的奏章“嗣后着一概誊写臣字”④,不许再出现一部门人自称“跟班”,另一部门人自称“臣”的环境。


只管雍正反复夸大“称臣得体”,但照旧有很多官员更乐意利用“跟班”二字。毕竟,“跟班”彰显的是他们出自“天子的包衣”,与“臣”所彰显的“朝廷职官”相比,前者更能拉近本身与天子的关系,增长相互的密切度。


乾隆很明白官员们的这种生理。他继位后,便改变了雍正的一刀切政策,订立了具体的“官员自称规则”。该规则的重要内容有三条:


(一)满人官员上奏,公事称“臣”,私事称“跟班”。


乾隆在谕旨中说得很明白:“满洲大臣奏事,称臣、称跟班,字样不一,著嗣后颁行公事奏折,称臣;致意谢恩、寻常奏折,称跟班,以存满洲旧体。”⑤他以君臣关系对应国家体制,以主仆关系对应私人友谊。天子作为满人,特许满人官员在致意、谢恩时自称“跟班”,为的是昭示“满人一家”,进步八旗官员的向心力。

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
和珅的谢恩折,自称“跟班”



(二)武官无论满汉,上奏时都要自称“跟班”。


这项规定的因由,是福建提督甘国宝(汉人)在谢恩时自称“臣”,惹得天子震怒。乾隆指出,此“殊不合体式”,由于“向来武职具折例称跟班”,之前已经下旨夸大过:“令表里满汉诸臣,嗣后陈奏公事,均一例称臣,此第就文职而言,并非概及于武臣。”⑥


乾隆此举的用意,当是欲借主仆关系来拉拢武官,强化他们与天子的密切感。毕竟,武将们手握着部队,是比文官更必要留意维持向心力的群体。福建提督甘国宝在谢恩折子里自称“臣”,带给了乾隆一种疏远感。这应该是他发怒的主因。


(三)满汉官员联名上奏时,自称应与领衔者保持划一。


在乾隆做出同一规定之前,满汉官员联名奏事,常出现分别自称“跟班”和“臣”的环境。比如,直隶总督西宁、天津镇总兵达翎阿、直隶布政使周元理联名上奏蝗灾事件,利用的自称便是“跟班西宁、跟班达翎阿、臣周元理跪奏”。


乾隆见到奏折后,斥责周元理“无礼”。他在朱批中说,“臣”与“跟班”的词意并无差别,“并非以跟班之称为卑而近,称臣为尊而远也”——这话是典范的“欲盖弥彰”,颇为精准所在出了“跟班”和“臣”的区别——前者卑,但能显出与天子的密切;后者尊,但却显出与天子关系疏远。


为了证明本身的论断,乾隆还举例说:高贵如满洲大学士,“在朕前亦自称跟班”;卑微如“丞簿末秩”的汉人,被引见时“亦皆称臣”。岂非“丞簿”这类小小的汉官的职位,要比“满洲大学士”更高贵吗?固然不是,可见官员的职位与怎样自称无关。


乾隆还说,他对官员怎样自称这件事,实在是不计算的(这自然只是美丽话,否则周元理便不会挨如许一顿痛骂),但同一封奏折里的自称必须同一,“止当论首衔何人,或满或汉,皆可以一称贯之”,满汉官员联名上奏时,全部人的自称,都必须与领衔者的自称保持划一。


末了,乾隆开始斥责周元理:“若谓周元理不屑随西宁同称,故意立异,是视周元理因素太高,谅彼亦不敢萌此念。但此等节目必拘泥若此,又何其不达事理耶?可笑之至。”⑦——若说周元理这个汉官,是不屑于和西宁这些满官一起自称“跟班”,刻意称“臣”来标新立异,以彰显本身的身份,我想他应该不敢生出这种动机。他的标题是拘泥于条文,不通事理,简直可笑至极。


实在,周元理这件事变,一点都不可笑。汉人文官在上奏公事时称“臣”,本就是约定俗称的规矩(厥后乾隆也规定,无论满汉,因公事上奏划一称臣)。周元理不敢寻衅这规矩,便只能“拘泥”和“不达事理”。正如陈垣在《释跟班》一文中所言:


“皇上不欲汉人之称跟班,而以满人将就汉人也,故满人称跟班,偶然可以称臣;汉人称臣,无时可以称跟班。”⑧
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
刘墉、陈辉祖自称为“臣”的奏折



别的,皇族中人,如天子的儿子、兄弟、尊长等,在一样寻常环境下都只称“臣”。汉人出身的宦官则须自称“跟班”。对于这当中的区别,清末宦官信修明是如许明白的:“只要受皇家属养者必须自称跟班,如为国家政治有建立者则称臣,如恭忠亲王、醇贤亲王、庆献亲王都是军机大臣,在公可称臣,在私就得称跟班。”⑨


乾隆设立的这套“官员自称规则”,不停实验至清末。


固然了,虽说已有定制,但官员为拉近与天子的关系,仍时常出现违规以“跟班”自称的环境。尤其是到了晚清,满人官员们在奏报公事时,仍喜欢以“跟班跪奏”开头。



光绪晚期,为从名义上消除满汉差异,清廷曾讨论过“免除满员称跟班字样,划一称臣”等议题。宣统二年,清廷正式下诏,取消了“跟班”这一自称。自此,无论满华文武,官员划一称“臣”。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(泉源:腾讯消息)




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
①④陈力:《清朝 “跟班” 史论》,《北方文物》2015年第4期。
②周远廉:《清朝兴亡史 第4卷》,北京燕山出书社2016年,第45页。③李敖:《跟班学发微》,《李敖大全集16 中国性命研究》,中国友爱出书公司2010年,第268—278页。⑤⑥⑦赵增越《清代奏折中的“臣”与“跟班”》,《中国档案》2017年第4期。⑧陈垣:《释跟班》,《陈垣史学论著选》,上海人民出书社1981年,第603—607页。⑨信修明:《老宦官的回想》,北京燕山出书社1992年,第72、73页。
*版权声明:腾讯消息出品内容,未经授权,不得复制和转载,否则将追究法律责任。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清代如何区分「臣」与「奴才」?|腾讯新闻短史记

来源:http://mp.weixin.qq.com/s?src=11&timestamp=1626706812&ver=3200&signature=rWzIJ7bY8YIjm0uMG3eFHZylpHh8kIHYvZXVRdrkWMNnaXImUOKD-SuA4PvxcOLxD2Yne6rtAghJ5azJ*f*8qRzkRQ49xQmkziQW5V3A774CLt3BV0oNHq0L*wz3dsZw&new=1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猫先森网络资源站 ( 琼ICP备19003696号-5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21-8-6 01:27 , Processed in 0.089489 second(s), 23 queries .

Powered by 海南猫先森网络有限公司

© 2001-2021 Comsenz Inc. Designed by Mxswl.Net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